社会入门知识之了解人类社会的基础规则

人类社会的复杂程度远高于动物世界,作为一个心中充满疑惑,想要探寻真相,渴望启迪的现代青年,你需要初步了解人类社会的基础规则。

了解这些人类社会的基本运行规则,并不能让你实现“岁月静好”,但至少能让你在某些遭遇下,比其他不了解相关知识的普通人多一些生存几率,或者在极度困境中减少自己心中的疑惑,避免因为心中无数个“想不通”,而导致精神崩溃,甚至彻底发疯。

作者西门吹雪
分级成人
状态由作者授权公开

国家不分好坏

地球上不存在绝对的“好国家”,也不存在绝对的“坏国家”,各种人性中的丑恶在任何国家都存在,区别在于比例的多少,以及不同国家的法律状况各不相同,有的是法制国家,法律的权威是社会的主导力量,有的是人治国家,一切以领导的指示为准。

就好比普通员工,在任何公司本质上都只是给老板赚钱而已,但细节方面还是有很多区别,不同的公司整体环境不同,奖惩制度不同,薪资福利不同,员工升迁制度不同等。

案例:老王在中国经商多年,赚了不少钱,后来前往美国定居,某次在打自己的孩子时被附近的人看到,然后被人报警了,警察来把老王带走调查,最后被罚款判刑,事后,老王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,觉得这完全不可理喻,自己在中国时,自己的孩子想打就打想骂就骂,是一件很平常的小事,到了这里竟然是犯罪?最后老王思前想后还是回到了中国,觉得还是中国好。

有人可能觉得老王是没什么学问的商人,所以不懂法律,其实事情的本质是“三观”的差异,和知识水平无关,一些在中国生活多年的专家、教授等社会精英人士,原本打算在其他国家定居,其中部分人士,也会出现在国外待了几年后,又主动回中国定居的情况,也是和上面的案例类似,都是因为“不习惯国外的环境”,最后还是觉得中国好,因为他们的“三观”已经完全适应了中国的环境,在中国能获得的“便利”,去国外就完全没有了。

别人深恶痛绝的“坏国家”,可能反而是你梦寐以求的“好国家”,别人夸上天的“好国家”,可能你去了就会难受得“度日如年”,评判事物的好坏实际上具有很强的主观因素,与个人的三观密不可分,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”。

小孩子才分好坏,成年人只看利弊。

货币是最完美的剥削工具

人类社会的初级阶段人数较少,当时都是小规模部落形态的结构,使用以物易物的方式互换劳动成果,随着人数的逐步增加,为了提高整体社会的运转效率,货币制度自然形成,人们使用便于携带的“货币”来计量劳动成果,再用货币互换劳动成果,使得数量庞大的人类社会可以高效运转。

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,货币制度早已不是单纯的劳动价值计量工具,而是一种完美的政治工具、剥削工具,货币制度已经是支撑人类社会的“地基”,一切都与货币制度绑定,货币制度崩塌也就会导致人类文明的崩塌。

为何说货币是最完美的剥削工具?

因为广大普通民众只知道辛勤劳动就可以换取货币,而有了货币就能换取自己所需的一切生活资源,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的简单且可靠,但货币制度的高明之处就在于,掌控货币流动的统治阶级可以在幕后“做手脚”,使得人们在不知不觉中,积累的货币一直在“减少”,因为货币制度是全民参与的,这个利益链条实在太长,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全貌,只能将自己的货币减少归结于“市场原因”,最后只能更加努力的加倍劳动,以换取更多货币,如此周而复始,永远没有尽头。

所谓“冤有头债有主”,如果说传统的剥削手段太过直接,让人们可以直接看到实施剥削的人,导致人们出现抗拒心理,那么现代货币制度就可以完美的掩藏“幕后黑手”,使得人们根本就找不到具体的目标,最后甚至会怪罪自己工作的还不够努力,自己逼迫自己更加拼命的劳动(自我剥削),就像是驴前面挂了胡萝卜一样。

唯有死亡和纳税不可避免。

政治与生活密切相关

政治代表着人类社会最复杂的社交活动,普通人觉得这只是“大人物”之间的游戏,与自己的生活无关,恰恰相反,政治家们之所以热衷争权互斗,就是因为在政治上获胜后,就代表着获得了社会的实际控制权,而拥有了控制权则可以改变整个社会的运行规则,能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,能实实在在的改变所有人的生活。

政治活动不只是“大人物”的专属,小到公司领导层、基层部门等也都不断在发生“政治斗争”,这些聪明人都在奋力争夺权力,以便自己能“掌控全局”,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。

政治家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称为优秀的“表演家”,他们懂得如何演出人们爱看的样子,说出人们爱听的话,懂得充分利用人性,最终实现让大多数人都相信他,这时大多数人都会听从他的指挥,成为他的力量来源,因此台面上的”大人物“并不是他一个人有多强,而是代表了其背后有一群人在相信他、支持他。

而一个“大人物”如果失去了大多数人的支持,自然就会“跌落神坛”,就好比一个没有士兵的将军,什么也做不了。

举例:一个封建王朝的皇帝意外被雷劈死了,并不会导致这个王朝的彻底垮台,只会引发内乱(争夺皇位)。所有的“大人物”只是某些群体意志的代表,一个“代表”没了,群体就会推举出符合他们需求的“新代表”。

政治活动并不是简单的欺骗他人,这是一种十分复杂的综合社交活动,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视为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利用,是一种很微妙的共生关系,政治高手往往精通信息误导、威逼、利诱、妥协、利益交换、组建利益共同体、深谋远虑、借刀杀人、过河拆桥等各种手段的综合运用。

作为一个普通人,如果完全不了解政治情况,那就好比是“闭着眼睛走路”,风险完全不可知,如果你比较了解政治,那相对于其他“闭着眼走路”的普通人,你的生存几率要高出不少。

政治活动并不是不参与就能不受影响,“树欲静而风不止”,没得选,最多只能“把脑袋埋在沙子中,假装什么也没发生”。
可即便你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,实际上你仍然会被政治家们充分利用,他们精通利用一切,哪怕只是路边的石头。

自从人类文明进入市场全球化后,整个地球的国家本质上已经成为了“共同体”,虽然各国都有其专属的货币,但却可以通过全球贸易互相转换,使得各种利益链条在全球流转,现代的顶级政治圈实际上也是全球化的,台面上看似不同国家的政治家们都在互相争斗,但背地里都有“不可言说的秘密”,这些顶级政治玩家们,已经把整个地球作为他们的棋盘,他们的利益交换实际上已经没有国家之分了,表面看这些政治家们都在为了各自的“国家利益”而奋斗,实际上他们已经变成了“狮群、虎群、狼群等联合起来收割全球的食草动物。”

这种政客关系用较为接近的模型来举例,就好像那些顶级大公司,表面看起来是不同的公司,理论上应该是互相隔绝、互相竞争的关系,但事实却是不同公司的高级领导层私下里都有“千丝万缕”的联系,经常会“互通有无”,形成了实际存在的“地下利益共同体”,他们表面上互相竞争演给社会大众看,但私底下却进行着利益交换,操控市场行情、掌握定价权、操控股价等,收割着最丰厚的利润。

政治就像空气,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,但它却无处不在,每个人都无法摆脱它的影响。

能力越大危害越大

当一个人才高八斗、或者大权在握、或者富可敌国时,并不代表其道德水平就会非常高,绝大多数人在实力远超常人时,自身的欲望会越发失控,如果没有强大的外界约束力,其道德水平会逐渐下滑,慢慢被无尽的欲望所支配,直至变成一个“披着人皮的魔鬼”。

真正能做到“能力越大责任越大”的强人,少之又少,这些人在拥有强大实力的同时,仍能保持较高的道德水平,通常情况下是因为这些人心中有信仰、有良知、有人性,所以能进行自我约束,不至于堕落得毫无底线。“知识就是力量,良知才是方向。”

现实中,绝大多数能力高强的人,都与统治阶级有密不可分的关系,就如同硬币的两面,他们虽然不是直接参与政治决策,但他们对社会造成的影响不亚于台面上的统治阶级,因为这些能力高强的人和统治阶级是共生关系,是统治阶级的“左膀右臂”。

统治阶级好比是“甲方”,拥有强大能力的个人好比是“乙方”。

钱权不分家

人人都想追逐的“财富自由”,其实是想通过获取到巨额的财富,最终实现不参与劳动而获取自身所需的一切,说得更直白些,其实就是合理合法的“奴役”其他人,实际上这种生活方式等同于掌握权力的人。

“钱”是掌握权力的统治阶级所运用的工具,“权力”好比是骨架,“钱”则是血肉,普通人只看到表象,以为拼命劳动就能“财富自由”,实际上想要实现真正的“财富自由”,则必然要背靠权力,否则是绝不可能获取到巨大的财富。

即使你运气爆棚,获得了天降横财,也会因为你没有足够的权力,而导致被其它掌握权力的人轻易夺走。

在人治国家,如果不是权力所有者,富人则必然要与掌握权力的人合作共赢。
在法制国家,富人则要精通法律法规,并进行充分利用,超级富豪都会长期雇佣庞大的律师团队。

搞金融的必须懂政治,否则最后一定是人财两空。

财富的价值离不开社会

即使是拥有庞大财富的大人物也是无法脱离社会的,否则他的财富将没有任何意义。

例如:城市人到偏远农村生活,就会发现生活品质会直线下降,因为周围人太穷了,有钱也换不到什么好东西。

人们要想过上好日子,只能选择与社会紧密联系在一起,财富的价值和实际效果,与周围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,如果周围大多数人都穷困潦倒,即使你自身拥有庞大的财富也发挥不了效果。

把亿万富豪丢到荒无人烟的孤岛,他也只能艰难求生。

财富不会消失只会转移

财富是社会劳动价值的体现,并不能凭空出现,普通人认为开动印钞机就有花不完的钱,但实际上并不能,财富只能通过转移来累积,而不能凭空捏造,盲目开动印钞机只会导致货币制度的完全崩溃,是一种愚蠢的自杀行为。

举例:有一个超大型的粮仓,全国农民把粮食存放在粮仓,然后粮仓的账簿上进行相应的记录,给农民发放了对应的粮食凭证,但是有人伪造粮食凭证把仓库的粮食全都换走了,当后来农民拿着自己手里的凭证,来换取粮食的时候,发现粮仓已经空了,那么农民会对整个粮仓不再信任,将不再把自己的粮食存放到粮仓中,此时所有的粮食凭证都将变成废纸,不论是真凭证还是假凭证,都再也无法换取粮食了,因为整个体系已经失去了农民的信任,彻底崩塌了。

所以那些幻想着开动印钞机,给所有人都发放巨款,然后世界就不再有穷人了,这是无比荒谬的。

钱本身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钱只是劳动价值的代表物,而劳动价值并不能凭空产生,所以钱也不能凭空增加。

富人们增加财富的手段,是通过各种方法把劳动者手里的钱给“拿走”,以此积少成多变成自己的财富。

人们手里的钱不断减少(税收、物价上涨、降薪、罚款、诈骗等等),并不是钱消失了,而是表示这些钱通过各种途径转移到了别人手中,钱所代表的劳动价值并没有凭空消失,而是人们手里与之对应的凭证被拿走了,至于对应的劳动价值是被转移了,还是被消耗到什么地方了,就不是常人能知道的了。

所以当有更多人“富可敌国”时,就必然导致更多人“穷困潦倒”,有更多人“岁月静好”时,也必然需要更多人“负重前行”。

人人讨厌资本家,人人想当资本家。

利益驱动一切

趋利避害是人性的根基,世界上所有人都是基于这个原理在“为人处事”,这是不需要学习的,每个人都会遵守的自然法则。

世界上所有的人类行为,其本质一定是以某种利益关系驱动的,如果你看不懂某些人或事,就去调查分析与之有关的利益情况,然后根据各种汇总的信息去推算前因后果,根据已有的种种迹象推断出最终可能会发生的结果,然后你就知道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了。

人类的利益需求可以分为两个方面,
物质需求:个人生存上的满足,例如各种生存物资,提升生活品质的各种实物。(代表物就是“钱”)
精神需求:个人精神上的满足,例如被别人信任、感恩、认同、尊敬、成就感、优越感、归属感等各种精神层面的好处。

人类一切的活动都是基于这两方面的利益需求来进行的,绝不会有人没有任何需求的去做事,只有一种情况下的人类行为才能真正称为不求回报:梦游。

所以不管任何人或任何事,总是会有某种利益目标在驱动,区别在于你是否了解其真正的利益目标。

趋利避害,顺势而为。

谎言遍地

尽管“谎言”在人类社会是一个贬义词,人人都对其深恶痛绝,但现实情况却是谎言遍地,就如同空气一样充斥在所有人的周围。

谎言之所以让人痛恨,就是言论和实际情况不符,最终造成了听信之人遭受损失或伤害。

谎言又是每个人都“无师自通”的一种基本技能,因为这符合人性的基本特征,通过言语来误导他人,最后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回想一下,自己从小到大说过多少谎话,是为了达成什么目的,如果你不说谎,这些目的还能达成吗?

各种言论只有参考价值,不具备实际价值,因为这世上没几个人能真正做到“言出必行”,人们往往会利用言论去欺骗和误导他人,以便为自己的真实意图打掩护,这是人性的特点之一,所以发现别人言行不一其实并不矛盾。

尤其是成年人的世界,“说一套,做一套”简直是家常便饭,因为都有各自的利益目标,大家其实都在“揣着明白装糊涂”,试图利用现有的社会规则“闷声发大财”。

社会活动中,通过说谎来实现自己的目的是必要手段,如果你傻傻的说实话,你觉得会有人服从吗?世上一切邪恶的目的都是用最好听,最正当的话语来包装,这样才能让人信服,一旦人们深信不疑,纵然前面是万丈深渊,人们也会自愿跳下去。

一个成熟的人要学会合理分析与判断别人言语中的含义,通过言行比对,交叉验证的方式来推断其言论的真实程度。

谎言只要有人信,那某种意义上来讲就不是谎言。

信息不对等

世上最大的不公平其实是信息不对等,人与人之间没有本质区别,唯一的区别就是日积月累所形成的信息差异。

既得利益者们之所以能稳坐社会之巅,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更全面的信息,更丰富的知识,还能根据自身需要向社会大众灌输特定的信息。

大多数普通人只会被动接收被过滤后的信息,这些信息是被篡改的、片面的,既得利益者们以此来控制人群的行为,引导人群按照他们规划好的路线来前进。

而普通人也乐于获取简单的信息,这是人性的基本特征,追逐简单的享乐,只顾眼前的利益,甚至会主动拒绝了解真实的信息。

比如中国境内常见的各种“丧事喜报”,各种“正能量”,虽然与事实不符,但人们就是爱听,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物,而不在乎真相。

这种思维模式与人们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密切相关,也可以认为是人类基因中的自我保护机制,毕竟苦难那么多,大多数人是无法承受事实真相的,如果不自我欺骗恐怕会失去活下去的希望。

少部分拥有良好教育的人群,从小培养的思维模式就与大众不同,对事实真相有更大的接受度,他们能承受各种赤裸裸的信息而不会感到不适,甚至能从容的理解并运用这些信息。

在实行极权统治的国家,信息不对等的情况则更加严重,只有统治阶层才能获得最真实的信息,广大基层公务员和民众只能获得严重掺假的信息,那么后果就显而易见了,整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必然被掌权者们玩弄在股掌之间。

掌握了信息,就掌握了世界。

认知差距

从表面上来看每个人都一样,但人类社会的复杂程度远高于动物世界,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就在于思想层面,思想上的差别导致了人类社会的超高复杂度,但这也是人类社会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。

思想上的差别用标准来衡量称为三观(人生观、世界观、价值观),表示人作为个体与这个世界进行交互的行为准则,这方面的差别有时甚至能达到天与地的差别。

不同三观的人是无法互相理解的,都会觉得对方简直不可理喻,因为从小到大接触到的信息和环境都差距太大,以至于最终成为了“不同世界的人”,因为人们只能根据已有的经验去想象未知的事物,对于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事物自然就根本无法理解。

农夫的闲聊:两个农民在地里干活,休息时互相聊天,“你说皇帝是用什么在种地?”,“我觉得皇帝应该是用的金锄头。”
何不食肉糜:一位皇帝坐着马车经过街道,发现街边有很多骨瘦嶙峋的饥民,感到非常疑惑,遂问身边的大臣,“百姓为什么不吃肉呢?”

人们总是会以自身的见识去推测他人,所以往往会掉入自我信息陷阱,对于普通民众来说,你认为不能做的事,某些人天天都在做,你认为做了会受到良心谴责的事,某些人做起来如同呼吸一样自然,你认为做了会下地狱的事,某些人反而以此为荣,你认为天大的事,在某些人眼里完全不值一提。

尤其在阶级分明的国家中,不同阶层的人认知差距会非常的明显,因为不同阶层的人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,自然形成了一种较为封闭的“内部生态圈”,其它阶层的人几乎无法了解其真实的“内部情况”,通常不同阶层的人日常生活都是隔绝开的。

虽然都是生活在同一个国家,但绝大多数基层民众甚至一辈子都没机会接触到高层阶级的人群,就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,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,各自生活在“不同的世界”。

一切你无法理解的事物,本质上都是你的见识太少,有些事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恐怕你一辈子也无法理解。

警告:如果你的心智不够坚强和成熟,在没有形成较强的自我意识前,不要过于深入的探查各种社会真相,否则你会因为承受不住而导致精神崩溃。“地狱空荡荡,魔鬼在人间。”

人人都在坐井观天,人人都在管中窥豹。

人只能自救

人们总是希望获得他人的帮助,以便快速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,但实际上这是不符合人性的,坐等他人的帮助最后注定是一场空。

因为想要获取帮助这件事,本质上就是让别人为自己的利益付出行动,如果别人找不到合适的理由,那么别人凭什么为了你的利益而采取行动呢?

最直观的事实:每个人都能找到各种穷亲戚,或各种穷苦的街坊邻居,那么你会主动把财物送给他们?免费帮他们干活?主动费心费力的为他们解决各种问题?主动为他们传授有用的知识?

很显然,当然是不可能,没有人愿意免费给他人“当牛做马”,即使是亲朋好友也不行,这是人性的基本特征,除了极少数的“异类”,个别人甘愿成为“活雷锋”,因为这类人能从中获得精神上的满足,实际上这类人是由自身的精神需求所驱动。

当然也不是说每个人都必须“单打独斗”,人具有群体属性,如果一群人有了共同的利益目标,自然就能主动互帮互助,因为是利益共同体,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”,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各种社会团体、各种党派等。

作为“孤身一人”的普通人,要想获得他人的帮助,你必须要证明自己值得被帮助,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力所能及的自救行动,展现出极强的自救决心,显示出值得被帮助的价值,这样才能让别人有动力来伸出援手。

如果你只是不断的诉苦,展示自己遭受的苦难,但却没有任何实际的自救行动,只是呆呆的坐等他人的帮助,那么你是等不来帮助的,如果你运气好,引起了“新闻关注”,那么你等来的只是个别“爱心人士”的临时救济,只能解你一时之困,等你的“新闻效益”被利用完毕,也必然会被抛弃。

人类社会的发展是靠劳动者付出实际行动才能实现的,人人都坐享其成等于人人都一事无成。

人不自救,天也难佑。

法律双轨制

地球上任何国家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法律,用来规范当地的社会秩序,理论上来说,法律应该是用来实现“公平正义”、“惩恶扬善”的基本目的,但实际情况各个国家却差距很大,因为法律是由人制定的,并且也是由人去执行的,而人是一个最大的变数,所以法律的实施效果往往因人而异。

理论上一个国家的法律应当能约束这个国家的所有人,但事实却是法律并不能百分百约束所有人,同样的法律针对不同社会身份的人效果并不能完全相同,这种现象专业术语称为双轨制。

以国家为单位进行比较的话,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国家,一种称为“法制国家”,表示大多数情况下,各种法律法规都能按照明文规定较为正常的执行;
一种称为“人治国家”,表示这个国家的掌权者、执法者等,可以按自己需要,随时调整执法方式,随时中断正常的法律程序,公共法律法规实际上沦为了专门约束普通民众的统治工具。

不管是哪个国家,也都有法律无法约束的人,他们可以做错任何事而不会被惩罚。

法制国家

在“法制国家”中,位高权重的人,有专门的明文规定的法律豁免权,任何法律都无法制裁到他们头上,如果他们实施的国家政策导致了民怨鼎沸,为平息众怒,可能会进行免职等象征性处罚,但不会对其进行有实质伤害的惩罚。

拥有巨额财富的资本家们某种程度上也能绕过法律的约束,例如资本家们因为某些事导致了民众伤亡,被人抓到了证据,按正常流程应该会被判处重刑,但实际上这些超级富豪们会利用庞大的律师团队,经过专业运作后,很可能会只罚款并赔偿受害人而不用坐牢,而罚款赔偿对这些超级富豪来说几乎算不上处罚,因为他们能利用手中的商业资源,很快从广大民众手中把钱赚回来。

实际上这些超级富豪很多都是经营多年的家族企业,与各种位高权重的人也有很多盘根错节的关系,他们的违法行为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被抓到,而且通常富豪们都是通过层层中间人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违法目的,几乎无法找到与他们有关的直接违法证据。

总体而言,在法治国家,不受法律约束的人群只占一小部分,绝大多数情况下,明文规定的法律法规都能正常执行,社会秩序相对比较公平,总体处于良性循环中。

现有的”法制国家“也不是永远如此,如果社会的主要人群”三观“逐渐发生改变,被人性的欲望严重腐蚀后,这些丧失人性的人群掌握住了社会主导力量,那么就会导致整个国家渐渐退化为”人治国家“。

人治国家

在“人治国家”,整个国家的人阶级分明,不同的阶级所受到的法律约束也各不相同,基本上属于一种金字塔型的社会,级别越高受到的约束越小,级别越低受到的约束越大。

最顶端的阶级不受任何法律的约束,这个级别的人群,掌控着整个国家的权力,他们是各种法律的制定者,凌驾于所有法律之上,他们最多只会受到内部成员之间的约束(俗称:家法)。

维持国家机器运转的人群也不受任何公共法律的约束,例如各个政府部门,他们是权力的执行者与维护者,只受到内部规章制度的约束,判定他们是否违法是由特定的监察机构来决定的。(在中国境内,这些特定的监察机构称为:中纪委、组织部等)

最底层的劳动者,这个级别的人群要承受所有法律法规的约束,包括各种公共法律、各种公司内部的规章制度、各种潜规则等,广大劳动者们即使小心翼翼不触犯任何法律,也可能会因为领导看你不顺眼而祸从天降,法律法规的执行情况几乎没有定数,一切全看领导的指示。

总体而言,在人治国家,由于权力是自上而下的,公共法律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,导致整个社会变成了“人情社会”,人们都习惯于遵守口头约定、潜规则、人情往来等,明文的法律法规几乎成了废纸,只有当有需要时才会被摆出来利用,当把法律摆上台面时,也只是用于充当“遮羞布”,图一个“名正言顺”的借口,以便安抚无知的民众,保持社会秩序的总体稳定。

在”人治国家“中,绝大多数人的生活状态,更像是处于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中,人性特有的善良、同理心、理性等特质几乎很难持续存在,人人互害成常态,自私自利是主流,整体的精神文明几乎处于原始社会状态。

法律是用来压制人性之恶的有效手段,但实际上更有效的是道德,是良知,是信仰。